无人零售僵局:核心品类稳步迭代技术 海外市场是优解

亚马逊 2个月前 Amazon
12 0 0

凛冬已至,一如近些年无人零售模式所陷囹圄。

自2016年亚马逊将新零售业态之一“无人零售”这一概念带给大众,国内无人赛道也被“挤得”水泄不通。可惜好景不长,无人零售到达巅峰后并没有将优异状态保持下去,而是偃旗息鼓,究其原因,不免可以得出各大巨头有点追求一步到位,并没有意识到无人零售在当年的商业可行性并不高。

作为全球无人零售的先行者,2015年,亚马逊开始策划布局无人超市Amazon Go,首店于2016年落地西雅图,最初只对公司内部人员开放;2018年,旗舰店向大众敞开大门。

受其影响,2016年开始,国内的传统购物中心、百货商场、线下店在零售巨头、投资机构的加持下也开始转型,新零售下,企业以互联网为依托,通过运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手段,对商品的生产、流通与销售过程进行升级改造,进而重塑业态结构,并对线上服务、线下体验以及现代物流进行深度融合。

可到今天,无人零售进展不及预期,回看,便会发现每一家企业都想布局技术要求过高的无人超市,而打通新技术并不容易;企业们并没有选择一个渐进式的发展,从技术解决方案要求较低的无人货柜做起,反而急于求成,直接跃进至高阶阶段,导致入不敷出,盈利无法覆盖技术成本。

而在2021即将结束之时,无人零售似乎又有新的发展:上海一些地铁站内出现了正在施工阶段的无人服务区,看面积将会成为超市;无人货柜在很多场景仍有各种尝试。或许参与者意识到了“一步一个脚印”的重要性,准备走渐进式道路。

01

「无人」的人力成本更高

无人零售业态并不单一,根据现有技术,可将其大致分为三个流派。一是背靠AIoT派,以Amazon Go、Cloudpick云拿无人店为代表,采用深度学习算法、机器视觉、卷积神经网络、生物识别和传感器融合技术等。

AIoT技术可利用多角度、完整的人体姿态识别来定位匹配人—动作—商品的关系,让消费者有“拿了就走”的流畅体验。其关键在于要有足够的摄像头以及好的视野,这对内部货架层与层之间距离的控制尤为重要。但当店内选购人数超过20人,其整套设备就很难追踪用户以及手头选购商品的状况。

于是截至今年3月,发展六年有余的Amazon Go在全球(美国+英国)也只有35家店。

二是“物联网派”,像阿里淘咖啡、京东无人超市、缤果盒子,以及罗森布局在日本的无人店等,均是采用RFID技术;三则是“互联网派”,主要采用二维码及条码识别货物,并需顾客主动支付,代表有便利蜂、每日优鲜便利购、无人货柜及小e微店等。

阿里于2017年布局的无人超市淘咖啡采用的就是较为基础的RFID(Radio Frequency Identification)技术,即射频识别技术,通过调成无线电频率的电磁场和非接触式扫描,达到读取标签的目的。用户选取商品后要经过一道镭射门,进行商品识别,完成扣款。

如今,淘咖啡在市场上的几乎没有人记得起来。

2017年6月25日,在“人工智能改变零售”的论坛上,智能科技公司深兰科技推出为零售企业定制的24小时无人值守智能门店,并同娃哈哈签订了3年10万台、10年百万台的TakeGo无人店协议。

但「明亮公司」从TakeGo小程序搜索看到,目前TakeGo机器在上海地区仅存两台,并没有在全国完成大规模扩张。

天眼查App也显示,2017年6月30日,缤果盒子宣布已完成超1亿元A轮融资,GGV纪源资本、源码资本和启明创投等投资。9月底,缤果盒子入驻22座城市,在全国落地158家店,甚至高调宣称“一年内要完成5000个无人便利店”。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仅2017年,全国无人零售货架累计落地2.5万个,无人超市累计落地200家,无人零售市场累计融资超40亿人民币。

然而从2018年起,无人超市陆续被爆出“入不敷出”的情况。多家媒体报道,1月,猩便利裁去60%的业务拓展团队(BD)成员;5月,无人货架提供商七只考拉关停货架业务;缤果盒子也从年底至次年六月裁掉上百名员工;每日优鲜便利购从2019年起也暂缓了业务……

智研咨询报告显示,曾为阿里淘咖啡提供技术支持的“AI四小龙”之一旷视科技在2017-2018年同时也为很多便利店提供无人解决方案,无人零售场景相关专利也在2018年达到峰值,高达48件;但2019年和2020年连续两年下降,分别为10件和11件。

曾在某知名VC工作的一位投资人说,比起传统超市,无人超市取代的只是一个收银员的职能,理货员等还得照常聘用,而国内便利店的收银员成本并不高,在北、上、广、深这些一线城市,收银员的平均工资在5000元左右;但“无人”的运营成本却高出许多。

“前期技术投入太大了,”上述投资人说。“一套最初级的RFID技术和基础硬件设施下来都要10万以上,1-2年才能回本啊。”

对比RFID,真正采用AIoT的无人超市,成本又要高得多。一位曾经的无人超市创业者小吴告诉「明亮公司」,便利店通常会外包技术,与AI科技公司合作,云从科技、旷视科技和云拿科技等都是技术提供商。

小吴透露,面积在35平米左右的无人超市,内部货架、冰柜、摄像头、神经传感器,以及科技公司提供的3D智能化门店管理系统和为店长打造的手机端App,这一整套的造价在25万元以上;一、二线城市的较好地段商业地产租金在20元/平米。

加上日常制冷、照明等运营,如果按照商品20%的毛利率计算,每天租金700元,用电量35度/天,商电0.6元/度,24小时营业的无人店要想保证每天的盈亏平衡,单日营业额要达3605元。

他表示这个目标实际上很难达到,因为无人店的物价普遍会高于便利店,如果无人店做不到极致方便、不拥挤、不排队,无法区分于罗森、全家,消费者又为何要选择呢?

而任何一项技术在起步阶段成本都相对较高,只有等技术成熟、有望进行大规模扩张之时,其成本才会降低,届时省下人工成本的优势才能体现。所以技术的迭代可以循序渐进,跳过现阶段更为成熟、作用更大的无人货柜,直接布局无人超市,有些眼高手低。

于是,轰轰烈烈的无人业态多以中途折戟收场。

02

破局:找到合适品类、稳进迭代技术

尽管无人超市没有在中国风生水起,无人零售下的另一业态--无人货柜却保持良好的开店速率,「明亮公司」观察到,目前无人货柜形式在很多场景下作用仍较大,可为消费者提供较强便利性。

在今年第四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数十个自动售货盲盒机落地上海国家会展中心,进宝盲盒成为了大家每天都排队去抽的纪念品。安置在大学校园、图书馆、写字楼等的零食、饮料无人货柜目前发展也较为良好,使用率及补货率极高。

如前文所述,这一类无人售货机所采用的是最基础的互联网技术,通过触摸屏选择、或是二维码扫取来获取商品。该模式成本较低,主要投入在机器,技术要求低,如果由此入手,从浅到深,给商家时间去盈利,也让普通大众对模式也有循序渐进的理解和体验,或许无人零售业态未来仍可焕发新机。

此外「明亮公司」还发现,成人用品的无人货柜布局较为密集,尤其是在下沉市场。

据智研咨询发布的数据,我国是全球最大的成人用品生产国,占据的市场总量约为60%-80%。另据中研网在今年5月4日发布的数据,我国成人用品行业市场规模已从2018年的682.2亿元,增长到了2020年的1134.4亿元;行业利润总额则从2018年的274.2亿元,增长到了2020年的511.9亿元。

Tan此前在阿里巴巴工作,2017年离职后转型做了无人售货机的研发、制造和运营,成立了一家为成人用品无人商店提供加盟、技术服务的公司。

他认为成人用品行业的无人智能售货非常有优势。首先成人用品无人商店多以个体小品牌为主,集中在下沉市场,店面不要求很大,5-10平方米绰绰有余,于是租金投入较少,月租在800-1200元。一二线城市的房租虽会高一些,但个体户在选择地段时也会选择非地铁沿线、非市中心的位置。

这些成人用品无人店多是有一个类似超市的门面,里面摆放着数个自动售卖机。消费者进入店内可通过手机扫码选取货品,也可以通过电子屏下单、付款、取货。

一加盟成人用品店的店主说,成人用品属于刚需产品,利润很高,单品的利润通常在3-10倍,进货价10元左右的杜蕾斯避孕套售价高达70元。Tan也表示自己在三线老家县城开了一个加盟店,交给家人打理,单日客流在10-15人左右,客单价25-90元。

从最基础的技术入手,达到盈利后,再去往更深的层次发展,成为无人零售继续破局的关键;同样,也有一些企业在自身开店跑不通后,转换角色,变为技术研发和提供商。

据云拿科技联合创始人张一玫,最早云拿科技也是自己开无人超市Cloudpick云拿无人店,后通过技术转型,为国内外便利店提供技术解决方案,目前其旗下以及合作的数字化商店在全球有200余家。

张一玫称,后续云拿科技会继续扩大海外业务,已同德国及法国最大的零售公司进行合作,方案也逐步落地。

“他们的人工成本非常高,”张一玫说。“老板也不希望员工一直暴露在疫情下去服务客户,所以疫情其实也帮助了我们。”

2019年,由于人工成本增长以及竞争激烈,连锁便利店罗森宣布将关闭700家实体店,罗森社长竹增贞信也曾对媒体表示,为保证24小时营业,今后会将一些既有店铺改造为数字化店铺。2020年2月18日,罗森在日本川崎市开设首家无人售货商店,于2月26日开始试营业。

张一玫说,日本是云拿科技在亚洲最大的海外市场。由于日本老龄化严重,人口已连续12年呈现负增长,预估劳动人口将在2025年时缩减至6082万人,人工成本也急剧上升,很多连锁便利店找不到人去运营,而通常这些便利店又是24小时营业,于是门店的无人升级成为了他们迫切又必须的选择。

据了解,在采用完整的AIoT技术后,无人便利店的开店成本可以降低将近一半。

今年9月,媒体援引消息人士的话报道,全家便利店也计划在2024财年(截至2025年2月底)结束前,在日本开设约1000家无人便利店,将把这类店铺设在零售店较少的人烟稀少地区,以及火车站门口。

据《日本经济新闻》,该无人店比起全家一般正常大小的便利店会更大、品类更全,商品种类或达3000种,但开设成本比一般商店高出20%左右。

但是基于国外高昂的人工成本和零售运营精细度更高的经营环境,通过全数字化无人店技术降本增效或将成为社会性需求,国内的便利店从业者在选择技术方案时,针对如何平衡首次投入成本和持续运营成本,是否参考海外零售商思路,还需要根据自身的具体情况进行思考。

新零售革命的到来是顺应时代,无人零售的诞生也是想为消费者创造更多价值,而要想真正跑通,“一口吃成个胖子”万不可取,技术壁垒的搭建需要多次迭代更新,或许先将无人货柜技术做到极致,并扭亏增盈;亦或向高人工成本地区“下手”,转变自身策略,再进军无人超市也不迟。

注:文/主编24小时在线,文章来源:明亮公司,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大麦笔记立场。

版权声明:Amazon 发表于 2022年5月2日 下午6:12。
转载请注明:无人零售僵局:核心品类稳步迭代技术 海外市场是优解 | 大麦导航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大麦导航(书签版)

大麦导航整理的亚马逊运营专用浏览器书签,从此告别各种繁琐的导航网站。

最重要的是每一项链接都是经过大麦团队深入调研觉得靠谱之后才会进行收录,用心整理井条有序的好用实用亚马逊运营网站 html 书签。

查看详情